當手執這本書的時候,高鐵事件又在腦海中浮現……

 

第一和第二次表決當日,我親身到了立法會前的皇后像廣場,身處在嘉年華式的抗爭集會中,我震臂高呼反對興建高鐵,數千對手臂指同立法會,放聲疾呼官商勾結,同時又傳來緩慢而規律的咚咚聲,一班苦行了幾日的反高鐵人士靜靜地圍繞著立法會苦行,不斷對我們忽視而久的大地行五體投地之禮,展示當代人已喪失了的對土地敬畏之心。

 

我從回憶中甦醒過來,當日我反對興建高鐵的理由是總站建於西九龍之上,只不過對地產商又一次的利益輸送,我並未完全反對起高鐵,所以我對於全盤否定高鐵之說有點不以為然,因為有一點我自己也說服不了自己,就是發展。

 

當時我都深信,發展是硬道理,我們不能不和其他的地方接軌,而且發展無論對那一方都有益處,我們只要對菜園村的人作出合理的補償,甚至比他們應得的更多,那就問題不大,但看畢本書,令我不禁懷疑,發展中,最大得益者是誰,被犧牲的又是誰,發展真的是不可挑戰的硬道理嗎?

 

作者表面的職責是首席經濟師,負責在落後地區估評未來的經濟增長,然後說服當地政府向美國借貸來興建基楚設備去配合快速發展的經濟,但實際上,作者是一名經濟殺手,專門誇大經濟增長,要落後地區的政府借入不能償還的貸款,到他們面臨破產邊緣時美國便要他們接受苛刻的條款,最後就淪為美國的傀儡,讓美國對該國為所欲為,要他們在國際會議上偏袒美國,而同時該國的居民就要忍受美國國際企業到來任意破壞他們的土地和掠奪天然資源。

 

泱泱大國,以開發為名,使落後國淪為他們的傀儡,我們要思考一下究竟所謂的發展是甚麼一回事,發展真的為人帶來好處?無錯,發展真的帶來莫大的利益,但得益的只是小數大家族或大企業,而大部份無辜百姓遭受到的是剝削。更無恥的是,如果那些國家起來反抗,拒絕美國的「善意」,美國便會派出豺狼部隊去暗殺或推翻該地方的政要,再不成功的話,最後便會發動傳媒機器,製造一個堂而皇之的藉口,派出一班自以為王道之師的入侵者,到該國進行令人齒冷的殺人罪行,伊拉克便是當中的俵俵者。

無疑,我們現在可以有豐富的物質享受,甚至現在我打字用的電腦,都是經濟發展所帶來的成果,所以發展的確可以造福人群,但問題是當我們的發展是靠剝奪其他人的幸福而得來的時候,我們是否仍可以安寢無憂地享用它呢?正如梁文道說,我們為甚麼有權力可以要菜園邨的居民放棄他們的家園來遷就我們可以回內地時快十多分鐘呢?若我們強行要菜園村的居民離開,拆毀他們的家園,這只是對弱細社群施以民主的暴力,那我們與美國對落後國家所作的暴行無異。

 

現在菜園村的居民仍在苦苦掙扎,為保自己的家園而奮鬥著,遠在他鄉的日本有一班原居民為對抗政府取地而對抗了近三十年,當中有很多有熱心人士不停加入令原居民可以持續與政府周旋,最終令政府讓步虛心地與居民磋商最好的解決辦法。我默默唏噓著,我們的政府何時才會虛心聽人民的意見,而我們何時會跳出來以實際的行動去阻止政府施行的暴政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