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畢電影,嘗試著學習它那種中國式西部牛仔精神,單刀直入,說說這部電影吧!

甫一開始,電影便以其名的一句對白開始:先是姜文的鎗管瞄準著路軌上行走中的蒸氣火車(註:蒸氣火車同時被6-8隻馬拖拉著),一連串鎗聲過後,鏡頭再轉到火車,然而甚麽事也沒發生,他的兄弟問道:「沒打中?」姜文悠然地答道:「讓子彈飛一會兒吧!」,然後,拖拉著的6-8隻馬分散地逃走,觀眾這才發現他射中的是馬拉著火車的馬韁。這句對白若用現代英語翻過來,那應是「Wait and see」吧。

這「等著瞧」的精神貫穿整套戲的脈絡。從姜文所飾的土匪張麻子與葛優所飾的縣長馬邦德相遇;一個土匪遇上一個走馬上任的縣長,然後變成土匪走馬上任,縣長化身師爺開始,觀眾便有了熱熾的期待,期待著這荒謬的組合會有怎樣的發展。剛抵步便遭到本地紳豪周潤發所飾的黃四郎的挑釁,從此便挑起了張麻子與黃四郎兩幫的「等著瞧」,當然,其中不少得這「假師爺真縣長」葛優的火花。這三個人成為了兩個半小時戲軌的主幹。當中劇情的峰迴路轉不少於十數個,人物在這當中的情感沒有太多時間流露,便已忙著為下一個目的而行動,節奏可說是快得喘不過氣來,一件事剛發生另一件事便已來臨。這「等著瞧」其實不用等太久,就像你看別人向你開鎗,你的身體才剛懂得驚嚇,下一秒你已沒有知覺了。

《讓子彈飛》不是一部黑色喜劇,也不是《瘋狂的石頭/賽車》等的荒謬喜劇片,在它的世界裡,情景雖有點被誇張化,但情節郤絕對真實,觀眾不能以事不關己的心態,笑足兩小時後便離開。令人猶有餘悸的無過於那一場涼粉的冤案,張麻子的義子被眾人串謀陷害「他吃了兩碗粉,但只付了一碗的錢」,事實是怎樣我們也不知道,反正我們只有看戲的份兒,但我們郤看到義子被迫瘋了,在眾人前切腹掏出涼粉以表清白。這是第一個在電影裡死亡的人,除了在情節上它賦予張麻子決心與黃四郎周旋到底的決心外,還跟我們發出了一個訊息 - 「這子彈不是鬧著玩的,是會死人的」。如此下來,三人本來單純的賺錢願望被仇恨複雜化,人也越死越多,我們也笑得越來越沉重。三個人鬥智鬥力,此時更顯得他們聰明反被聰明誤。厲害的是姜文作為導演能夠貫徹地保持在爾虞我詐的鬥爭下,同時能呈現可愛又可笑的人性反應,始終姜文最關心的還是人活在當下的狀態。

其實整套戲的每一個轉折都可以令人聯想到我們當下的社會狀態,每一件事件都是縮影,可以延伸的太多,這裡我就選擇結尾最精采絕倫的攻心計吧。張麻子用了三天使出了三條連環計,鼓動城中的百姓一起來反抗黃四郎這紳豪,先是利誘,繼而提供武器,最後高調地把黃四郎的替身正法。民眾先因要把送到嘴角的財寶送回而不忿,在被賦予武器後更萌生反抗的念頭,看到黃四郎的替身被斬首那一刻,所有的民怨都爆發起來,群起圍攻黃四郎的碉堡。驟眼看來這些百姓從來都是被動的一群,更一直成為這三個人鬥爭中的犧牲品。這群看似愚昧的百姓,郤是張麻子最後勝利中最關鍵的一環。如果沒有群眾的衝擊,黃四郎的碉堡依然固在,紳豪的惡行亦不會終結。這一小小的反抗運動不正反映我們現代社會的矛盾嗎?

可能黃四郎象徵著中國那一小撮先富起來的資本家,在由資本主義主導的發展底下,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窮者仇富的同時又依賴市場來判斷自己的勞動價值。又有可能黃四郎象徵著美國半個世紀以來的霸權,被經濟剥削的各國敢怒不敢言,只能等待機會,向這大財主討回應得的資產。更有可能黃四郎只是你公司的上司,無理的強權與及利用你怕失去工作的恐懼,持勢凌人。無論如何,你總能找到看罷大快人心的快感,這也是《讓子彈飛》的魅力所在,無怪乎荷李活也在洽購此片,相信美國觀眾也會找到他們的黃四郎(很有可能是美國運通/花旗銀行!),只是我們期待的張麻子不知何時再出現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