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星期看了兩部電影,很值得討論,決定在此粗略淺談一下。

《不敗雄心》 Invictus (2009)

自己一向鍾情於以球類為題材的電影,最重要是找回被現實消磨的雄心,加上Morgan Freeman 與 Clint Eastwood 的演與導組合,已經不需猶豫。然而抱著這種心態入電影院,可以肯定會失望同時又喜出望外。電影沒有選擇以球隊為中心,反而從一個人物的自傳角度去說這故事,正因如此,它可以透視一個比運動更大的世界,成功貫穿了一隊球隊的雄心與一個國家領袖 - 90年代南非總統 - 曼德拉的雄心。

曼德拉當時剛上任總統,正處於種族分歧的嚴峻時期,黑白人種的分歧已經嚴重至互相敵視、猜度、恐懼以致不能正常合作的地步。在曼德拉第一日返回總統府,白人員工已自動「執包袱」,這亦是Morgan Freeman所飾演的曼德拉第一次開腔說話,那場長近五分鐘的戲只有三個鏡頭的調動,一個是曼德拉的近鏡,一個是在座的白人員工,另一個則是他的黑人女助手的半身。曼德拉柔弱而誠懇地說出兩個重點,(1) “Serve your country”  (2) “We need you”,然後鏡頭回到白人員工們的釋懷,跟她女助手的肯定,漂亮地描繪出曼德拉的領袖風格與思維,同時舖設了整個戲的調子。另一邊廂則從Matt Damon 所飾演的球隊隊長於家中看曼德拉當選的一場戲作引子,明快地介紹了一般南非白人家庭對曼德拉政府的恐懼,同時拍出家中黑人傭人對新總統的冀望,讓兩人彷佛站在不大可能共融的立場。

而即將在南非主辦的Rugby世界盃就成了兩人走在一起的契機,一個服了9000日政治囚禁的曼德拉,一個剛上任久戰未賞一勝的隊長,在總統府茶敍,曼德拉問到了領袖的理念,隊長想了一刻就回答”Lead by example”,從此兩人找到了共通點,也讓觀眾找到臝到世界盃已經超越了國家榮辱;是一項國家急切需要的民族團結感,也是一項人類不同色種共和生活的冀盼,而Rugby就是那劑靈湯妙藥。一般來說,Warner Bros. Pictures 所製作的勵志球類電影,都會把高潮放在最後的一場生死決戰,表面上看來不敗雄心也跟隨這程式,但它絕對不是「高潮」,導演巧妙地避過了這種傳統期望,反而把一幕幕因著二人合作,而令南非的黑、白人走在一起的生活片段,滲在大賽前夕,例如隊長家中的女黑人傭人收到決賽門票的表情,然後一家人去為南非打氣。這些細微的註腳,把「高潮」建立起來,那是一種氛圍的緊扣,而非在電影最後五分鐘的情緒或官能刺激。雖然我自己當下步出戲院時,略嫌生死戰未夠緊張,但靜下來想想,如果賽事剪接得較為緊張,那就有機會喧賓奪主,把之前描寫曼德拉及民族的重點蓋過。

Morgan Freeman所飾演的曼德拉,駝著背,語言速度收慢,眼神微微向下垂,這些細微的處理把曼德拉演得謙遜,並相信他是一個相信原諒比復仇更大力量的人,言語柔弱卻充滿力量,眼神微垂卻炯炯有神,配合今次Clint Eastwood 對人物細膩的手法,的確是一個難能可貴的組合,兩位經過不少人生洗禮的演繹,見証了一次何為爐火純青的表現。

《阿凡達》 Avatar (2009)

這套戲恰巧跟Invictus也是說著一個英雄的故事,兩者同樣關心著人類的共同問題,前者如上文提到有關民族的融和,而Avatar所關心的就是發展與環境的關係。而同樣導演與概念編劇James Cameron都非常細心,相信看過過電影的人,都會對Avatar那世界的細膩讚嘆不已。最重要是他建立了一套價值觀於其中,包括“In this world, everything is borrowed”。從此延伸開去,就會得到尊重生命的核心價值。其實這套觀念對中國人來說並不陌生,我們的農業文明早就學會尊重大自然的一切生命,觀天象而知耕時,萬事萬物都需要陰陽調和,那怕是腐毀的生命都能化作春泥更護花。精彩的是James Cameron把這一切視象化了,尤其妙在Avatar的聖樹儲存了先人的記憶,讓現世的人可以耹聽,或向其禱告。當象徵資本主義的人類發展力量,威脅摧毀這棵聖樹時,矛盾頓時因為大自然直接與人掛勾了,而以倍數加劇,觀眾因此更能感受到Avatar原住民,一直以來對每棵被摧毀的樹的痛心與憤怒。

縱然電影的橋段不算新鮮(沿用了荷李活常見的大美國英雄主義),故事舖陳的方法亦跟鐵達尼相似(以主人翁自傳的方式),但在這種主流的電影模式當中,加入這種批判的思想,實屬難得。其實從根本上來說,我們之所以今日能欣賞到阿凡達這個立體的動畫世界,全因資本主義推動的科技發展,而在這電影中卻讓我們看到盲目經濟發展的可怖之處,這矛盾狀態反映出假若不是因為現實人類對環境的破壞,可能根本就不需要這電影的存在,James Cameron十年前創作的源頭也未必會萌生,又或者Avatar將會是完全另一個角度的故事。

無論如何,現在的我們發明了一項叫可持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的概念,算是一套在大自然與人類之間的妥協發展方法。說白一點也不過是讓人類的貪婪可以以控制的步伐,及不致自招滅亡的環境下被滿足而已。

One thought on “不敗阿凡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