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

最近看了一套日劇叫《義俠看護》(任俠),係草彅剛裸跑後的新作,本來以無聊一看的心態去睇,怎知一看之下,乖乖不得了。

簡單講,草就是一個黑社會人物,被大佬叫到老人院做看護,中間遇到不同的老人和老人問題,看他怎樣解決或呈現出來。其中一集講一個獨身的女子怎樣照顧她媽媽,媽媽每每為了雞毛蒜皮找女兒,女兒因此要放棄社交,沒有朋友,沒有情人,甚至連工作都掉了,女子因為抵受不住壓力而自尋短見,想和媽媽同歸於盡,當然最後草及時阻止,並開解到媽媽要懂得放手,而女子亦重新振作。

其實整個故事結構是和劇情都是中規中矩,沒有甚麼的大突破,最吸引我的是切入點。

故事環繞老人問題,是一個很容易做得很沈悶的主題。但編劇用了一個有趣的切入點去解決這個問題,就是草彅剛-是一個被派來做看護的黑社會-與這些老人周旋。

如果用一般所謂熱血的青年面對老人,很快就會做得陳腔濫調,偏偏草有著一般黑社有人物的特質,默不作聲,不理人感受,常埋怨老人家煩之類,試想像這類黑社會,要他不騙老人家的錢已經算萬幸,現在還要他幫這些老人家?對,這就是全劇最有趣的地方,他這個爛人怎會幫助老人家呢?

第一集,有個老人家誤意為草是自己的兒子,拿錢給草使用。作為黑道的草當然照使不誤,後來更主動問老人家要錢來喝酒,我看到這裡已經覺得草這個人物確實是個仆街,因為老人家為了有錢給草,更拿刀去便利店,精神出現問題。

眾人知道老人家出事後四圍搜找老人家的蹤影,草作為最後一個見到老人家的人當然都要去找她。老人家混混愕愕,更與小混混起衝突,這時剛巧經過,草有感負於老人家,終於忍不住幫了老人家而小混混打,草為了不揭穿自己的身份而任人魚肉,看到這裡,你看到草這個人很立體,由一個應該不會幫老人家的人,怎樣慢慢過度變成一個可以為老人家而放棄黑道尊嚴,很感人。

這就是很好看的一個切入點-黑道中人在老人院-爛撻撻的人解決老人問題,和老人家產生感情。

如果了解這劇的視點,就會發覺基本上沒有一個題材是不能講的,就算更沈悶的題材都可以用一個新的視點去講。如果當年的《阿嫂》,更清晰用劉心悠-一個無知天真的少女-的視點去介入黑社會的話,成件事可能有天翻地覆的不同。

(順帶一提,主題音樂超正,每次聽到都有血脈沸騰的感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