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篇係兩三年前伸請做編劇時所寫的一場戲,雖然寫得不太好,節奏不太流暢,也有點重複,用字也不準,不過都幾有趣,所以給大家看一看。

老人與少女

一個頗為富裕家庭的大廳,有一個老翁坐在沙發,陽光從窗外照進,老翁往窗外一望,一面愁容。門鈴響,老人似未發覺,隔了一會有一少女用鎖匙開門,老翁終發覺,展露笑容。

老:你來了,坐坐坐。

女:我來,只是坐一會就走。

老:哈哈,坐一會就坐一會,喝點東西吧!

女:真的不用了。

老:當我這個老人家求求你。

少女點一點頭,然後坐下。二人無言,過了一會。

女:我想拿回那張畫…

老:可以說不嗎?

女:真的,我要取回那張畫。

老:求求你,將這幅畫給我好嗎?我甚麼都可以給你,你就留這幅畫給我。(停頓)我保證我的兒和孫都不會看到。

女:(震驚)你怎知道我和你兒子的事。

老:(苦笑)我也不想知道,但偏偏知了,我偏偏知了。

女:我……我都不想,但事情就發生了。

老:對,我們之間也是。

女:我不想騙你們三個,只是…

老:你不用說,各取所需吧!我們都是一樣。

女:你就讓這關係結束吧!

老:我不介意呀!就算你和幾多個男人一起我也不介意!我每個星期就是盼望你來。

女:我介意呀!我就像妓女一樣。

老:你就不用和我做,只要你來見見我就好了。

女:不行,每次上來,那陣顏料的味道就讓我想起那幅畫,而且你的孫好像也知道我和你的關係。

老:那你就當和爺爺說話就好了。你知道嗎?現在只有你願意和我這糟老頭講話了,我每日看著日出日落,日子對我這人來說已經無意義,只有能與你一起時我才知道我存在還有點意義,那幅畫就是一點點的証明,求求你,讓這糟老頭活著多點意義吧!

女:我都不想活似妓女,看到你和你兒子我就覺得自己不應生活在這世上,怎可能一個女人可以和爺爺,阿爸和兒子都發生關係!將那幅畫給我吧!我只想做回一個普通的女人給我一點點做人的尊嚴吧!

(沉默)

老人從房裡拿出一幅畫,望著女孩,拿出打火機點著畫。

老:再見了,畫不存在,我也不應存在吧。(由於四周都是布和油漆之類等畫具,火勢很快漫延)好好地做回一個人吧!

女看儍了眼,到有反應時火勢已經很大。

女就跑出畫室,望著大火不懂反應。

One thought on “一場分手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